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智姓文化中心

原黯-荀首-智罃

 
 
 

日志

 
 
关于我

宗旨:交流、促进、传承、发展智姓文化。 智姓精神:孝亲敬祖,自强互助,崇文尚武,重教旺族。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我的舍友智哥  

2014-08-26 22:18: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 智家巷 《南开大学博士智宇晖》

我的舍友智哥

作者/佚名

我得写写我的舍友智哥了。智哥还有四天就要毕业离校了,他是山西人,但在三亚工作。昨天晚上我俩都在宿舍上网,他突然转过身和我说:“哎呀,这一去,见面就难了。”“哎呀”是他的口头语,高兴的时候说“哎呀”,郁闷的时候也说“哎呀”。读到博士的人,早见惯小弟弟小妹妹们毕业季的依依不舍,一点儿感觉也没有。但是智哥说完这句话,我顿时想到李叔同的歌词“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心里就涌起一股伤感来。我们宿舍几个人一起送了智哥一套书,每人在扉页上写几句话。我想了想,还是写了“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无为在歧路,儿女共沾巾”这两句。

回想两年前我来南开报到时,拎着大包小包先到了我师兄士义的宿舍。师兄问我:“抽宿舍了吗?”——南开的宿舍是抽签来分配的。我说:“抽了,8号楼A13303”。师兄闻言一怔:“好像是智哥的宿舍哦。”他眨巴了两下圆圆的眼睛,顿时兴奋起来:“对,就是智哥的宿舍!你小子幸福啊!”我一时没明白过来,什么意思啊?但是后来和智哥朝夕相处的日子,让我知道师兄所言非虚。

我来了一星期后,智哥才从海南返校。中午我吃饭回来,进了单元门就看到一个黑黑的瘦瘦的大哥站在宿舍门口,和我另一个舍友小淫虫聊天——“小淫虫”是后来我赠予他的外号,那时他还叫徐寅。我猜,这肯定就是传说中的智哥了。我便打了个招呼:是智哥吧?他极为热情地说:哎呀,是文翔吧,我听士义说起你,说你人不错!快来吃东西!不由分说便从箱子里拿出几包吃的塞到我手里。我定睛一看,他的大箱子里满满的都是菠萝蜜、鱿鱼丝之类的吃的。我们就一边吃一边聊,初次见面,竟然聊了一下午。他看看表说:走,今晚我请大家吃饭。说着便给另外几个人打电话,约好在西门的东北一家人见面。我们三个新生,小淫虫和崔翔很能喝,我的酒量很小,但是又不好意思不喝,后来就去洗手间吐了。我回到座位上,智哥小声问我:是吐了吗?我说:嗯,不好意思啊,我确实不能喝。智哥就眉头皱起来,说:哎呀,你早说嘛,不能喝就没必要喝嘛,又不是和领导喝酒,以后你就不要喝了。我一听心里就充满了一种温暖。这些年来喝酒,大家都说:不能喝也行,能喝多少喝多少吧!头一次有人和我说:以后你就不要喝了。其实我还是能喝一点儿的,只是喝不了太急,但我当时特别感激智哥,就凭这点,就觉得这个人很好。

回到宿舍已经九点了,我俩又聊天聊到凌晨两点。智哥和我说了他的人生经历,我简直像听励志故事一样!他初中毕业上了技校,毕业后就到太原一家兵工厂工作,当了整十年工人。但他一直利用一切空闲时间读书,还学英语。有人说风凉话,说这个智宇晖一个小工人,天天看些外国话,他还想去外国啊!他就在别人的风凉话中,自考拿到了本科学历,然后又打算考研。智哥考研这件事是对我触动最大的。本来他天天读书,只是一些工友说风凉话;考研的消息传出来,就连亲戚都开始打击他了:研究生那东西是咱考的么?但智哥就是这样一个人,他认准的事,不管有多难,也必须干到底。他身上有一种“虽万千人吾往矣”的气概。他对文学最感兴趣,所以就准备考中文的研究生,但他根本不知道专业课该怎么复习,也不知道考研有指定的参考书。他跑到县里的新华书店,和人家说:那两排文学的书我全买了。然后硬生生用半年的时间把这些书啃了个遍。等到报名的时候,人家问他:你考什么专业?他说:我考中文。人家说:中文还有好多专业呢,你考哪个?他这才楞了,他都不知道中文下边还分古代文学、现当代文学、外国文学!他想了想,说:那我报古代文学吧。于是,他就考上了古代文学的研究生,在那些曾经嘲笑他的工友们惊异的目光中,走出了工厂。智哥在向我叙述这些的时候,语气极为平静,就好像自己去集上买了件东西,或者从地里收了一车白菜一样。但我知道,复习“中文”这个“专业”的研究生有多难,那满满两书架的书,古今中外,他统统看了一遍,几套文学史差不多都翻烂了。所以他什么都能和你聊,我记得那天晚上,我们聊起《聊斋志异》,我硕士论文做的就是《聊斋志异》,所以我觉得我有足够的发言权。但聊起来我发现,智哥对《聊斋志异》的精熟,远在我之上。我说到一个人物,但是忘了是出自哪一篇,他马上就说,是某某篇里的!我们还聊起了巴别尔的《骑兵军》、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卡拉马佐夫兄弟》、川端康成的《古都》。对外国文学,我的所知有限,以上几个算是我懂一些的。但是智哥说起来都如数家珍,后来我就不再说话,只是静静地听他说,好像他还把波德莱尔的《恶之花》和李贺的诗比较了一下,再后来我就渐渐睡着了。

相处的时间久了,我发现智哥的爱书、读书真是成癖。《聊斋志异》里有一个书痴,一天不读书就失魂落魄,智哥和他差不多。我也爱读书,读了一本书,就在豆瓣读书里记上。智哥看见了,问:记这个干啥?我说:我要算算我一年读多少本书。智哥不以为然地说:哎呀,读书是为了记数的么,你读了,自然和没读不一样,别让时间浪费了就是,记它干啥!又说:读书和治学一样,有为人的,有为己的。你读书不是为了让别人知道你读了多少书,也不是让自己记住读了多少书,读书是纯粹为己的,是内在的事情。我细细想一下,确实是这么回事,但是达到这个境界又谈何容易呢!智哥经常说:我有时想想以前当工人的日子,就觉得现在坐在图书馆里看书实在像在天堂一样。我平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在大学里当个教书匠,有大把的空闲时间读自己喜欢的书。我教好自己的课就好,别的职称啊、待遇啊,顺其自然。人最重要的是安顿好自己,我只要能读书,就行了。“人最重要的是安顿好自己,我只要能读书,就行了”,智哥这句话,我近来时时想起,并以此来检视我自己。我想,在这个浮躁的社会里,能有智哥这样的人,是多么难得啊。我以前读中村孝次的《清贫的思想》和法定禅师的《山中花开》,非常向往书中说的那种非功利化的精神境界,但我也时常怀疑,这种境界当个标杆是可以的,在现实中果真有这样的人吗?我发现了,智哥就是这样的人。

智哥现在早已不是当年那个只知道有“中文”专业的吴下阿蒙,但他读书的范围仍然很广。他的方向是唐代文学,博士论文做的是《三晋文化与唐代文学》,因为他是山西人(他们姓“智”的这一族就是春秋时晋国国君智伯的后裔,所以他是正儿八经的贵族血统。因为智伯被赵家所灭,千百年来,智姓从不与赵姓通婚),所以写论文时倾注了很多的感情,经常写着写着,突然就停笔慨叹。论文总共写了50万字,装订起来像本词典。智哥有个毛病,他面对电脑屏幕一点灵感也没有,所以他的论文全部是手写的,手稿堆起来半米多高,我每次看到都觉得压力山大。除了唐代文学外,他对先秦两汉尤其感兴趣,对《左传》、《史记》、《汉书》等经典,用力颇深。此外,文字、音韵、训诂,他的水平也不在专业的博士之下。我自己一路从研究生、博士读下来,选择古代文学完全是出自自己的兴趣,我觉得以我的资质和用功程度,以后或许能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儿做一个小小的“专家”。但我觉得智哥以后的高度,会远远在一“专家”之上。他无心于成名成家,但做学术的真谛,不就在于摒弃功利之心么?钱钟书说:我愿意用一辈子的时间,好好做做学术。钱钟书是智哥最佩服的大家之一,虽然他达不到自己偶像的水平,但“虽不能至,而心向往之”,我相信智哥之名,必定有鹰扬宇内的那一天。

智哥也爱藏书。读博这几年,他搜罗了满满一柜子的各种书籍。我身边的博士,很多都有藏书之癖,也有很多买了一堆书,但不看,只是让它们整整齐齐地摆在那儿,看上去很牛的样子。古人说:束书不观,耻。智哥不是这样的。我敢保证,他书柜里的每一本书,他都看过,有些甚至不止看过一遍。比如钱钟书的《管锥编》、泷川资言的《史记会注考证》等,他就看了不下三遍。有时为了买一本书,他真是不辞辛苦。中华书局在八十年代曾出过一套《学林漫录》,他特别喜欢,为了凑足整套书,在孔夫子上可没少下功夫。有一本正好在天津的一个旧书店,大热的天,他骑上车子就去了,往返五六十里,取回来后满头大汗,兴奋地和我说:嘿,这下可凑齐了!他就是这样,拿到一本自己喜欢的书,能高兴好几天。他自己特别喜欢的书,也会向我推荐。经常我俩各自坐在桌子前看书,他突然回过头来和我说:哎呀,这本书,你要看一看!最近一阵子,他迷上了杨树达,对其推崇备至,说:哎呀,这真是大家,水平特别高!智哥是不经常称许人的,他这么说,那必然是对杨树达心折不已。他和我说:杨树达的《积微居小学金石论丛》,你一定要看!可是他忘了,我哪有他的小学底子呢。

    我的导师是陶慕宁先生,但我觉得智哥算是我的另一个导师。我入学之初,想做饮食文化与文学,他便经常和我讨论这方面的问题。说是讨论,更多的是他指点我。有时自己看书发现了和这方面相关的资料,总是第一时间告诉我。后来我换了方向,准备做明代民歌,他和我谈论的重心自然也转到了民歌。我的题目换了三次,最终定下来做《明代文人与民歌》,但对提纲一直不满意,总是觉得还能从更好的角度来写。有一天晚上我俩又卧床闲谈,聊到了姚斯的接受美学,他突然说:你的提纲可不可以从文人对民歌接受的角度来写?二三章合并为批评接受,四五章合并为创作接受,原来的六七章就作为四五章,这样脉络不是一下子就清晰了么?我听了,感觉像一道流星划开漆黑的夜空一样,立马从床上跳下来,打开电脑,连夜重新修改了提纲。第二天送给导师看,导师说:这下子就好多了,没白下功夫啊!其实导师不知道,没有智哥的点拨,哪儿有这份提纲呢。后来在开题时,老师们都对我的开题报告颇为赞许,我想,这里面很大是智哥的功劳。除了我之外,周围的同学也受智哥指点少。他同级的士义、宏哲,硕士里的希文、黄晨就用说了,我们这一级,小淫虫做当代藏族性文学、军哥做民国旧体诗、亚诤做两汉之际文学等等,都或多或少吸收了智哥的意见。前几天军哥为了感谢智哥的帮助,特意送给智哥一件衬衣。智哥回来对我说:哎呀,军哥太客气了,都是自己人么!我笑着说:依你对我的帮助,我送你一身西装都为过呢!

前几天,智哥收拾行李,把他的书装了七八个大纸箱子,准备托运回海南。这只是他藏书的一半,还有一半堆在柜子里。我问:这些你怎么不打包?他说:哎呀,书太多了,再说那些我也都看过了,就不带回去了,送给你们吧!你们谁想要什么书,随便挑就是。我顿时愣住了,里面的好多书,智哥收集它们的过程我都记得,比如这本是什么时候从天大的三星书坊买的,这本是什么时候从孔夫子买的,这本是什么时候从古文化街买的……当时智哥花了那么大工夫搜罗了它们,如今却一句话全都送给我们!智哥说:书嘛,谁看不是看,摆在柜子里是死的,装到脑子里才是活的。后来我们每人都挑了一堆书,如今我看着智哥空空的书柜,心里感觉很复杂。其实智哥说的道理我也懂,可是让我把辛辛苦苦收集的这么多藏书送给别人,我却未必舍得。更让我惭愧的是,我在往书柜里放智哥送的书时,发现我还有十多本买的书,到现在都还没看。智哥啊智哥!

智哥生活中除了读书,好像没有什么别的嗜好。别人可能觉得他的生活太枯燥,可是他却说:枯燥?你去工厂里干两天活试试,那才叫枯燥呢,看书怎么叫枯燥!我想,可能正因为他有早年如此艰难的经历,才分外珍惜如今的读书时光吧。和他相比,我这种一帆风顺升学上来的,吃得苦就太少了,所以我有时看书看久了,会觉得无聊,必须玩玩游戏、打打球、做做饭调节一下。孟子说: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用来形容智哥,应当比较合适吧。要是非要说智哥有什么爱好,那就是喝茶和吃黄瓜。我也是嗜茶之人,不过我喜欢红茶和铁观音,智哥喜欢花茶和碧螺春。我有一套瓷质的茶具,我俩就经常泡上一壶茶,看书、聊天,不知日之西斜。他不喜欢吃苹果啊香蕉啊之类的水果,却对黄瓜情有独钟。他说:我就喜欢黄瓜那种清香气。每次回家,坐三十多个小时的火车,他什么食物也不带,只带上几斤黄瓜,饿了就吃黄瓜,饿了就吃黄瓜。我说:你怎么就没吃成个黄瓜呢?他买了黄瓜,也分给我一起吃,我一般都蘸甜面酱,他就看不下去,说:哎呀,你这么吃,清香就没了,没了呀!我不管他,依然蘸酱吃。他有时也看点电影,但眼光极高,通常那种商业片他是绝对看不上眼的。我是喜欢看电影的,有特别喜欢的也会推荐给他。一开始我给他推荐了德国的《窃听风暴》和日本的《入殓师》,他看了后很是赞赏,说:拍的好,有深度!文翔看电影还是有水平的。他这么一说,反倒将了我一军,弄得我怕坏了自己“有水平”的招牌,不敢轻易给他推荐电影了。

我想,如果我高攀一下,说我和智哥互相引为知己的话,除了性情、爱好相似之外,另外就是我俩都对传统文化抱着温情的敬意,同时又有一种理想主义的气质和批判精神。智哥对这个社会、对现在的执政者,是批判大于肯定的,但是他奉行独善其身的原则,他说:在这个浮躁的社会里,我所能做的,就是自己做个好人,读我自己的书,做我自己的学术,至于别的,我想管,也管了。我是相信这个社会会好起来的。我每次都跟他辩论:都像你这样独善其身的话,这个社会会怎样好起来?但是我们的辩论每次都没有结果,因为我也知道该怎样去做,让这个社会好起来。但是我终究受那些公共知识分子的毒害多一些,总觉得一个学者,首先是一个公民。在读《学思答问——余英时访谈集》时,我在一页书的空白处写道:“我自己并是一个批判主义者,我一直坚信——正如胡适所说,人文与理性的中国传统是会被专制势力所摧毁的。现在这个失序、没落的阶段必然会过去,而在能确知时间的将来,必有一个理想的社会出现。当然,我对某党抱任何希望,但我坚信这一天的到来。”是的,我坚信这一天的到来,我也相信,管是智哥这样的人,还是我这样的人,抑或其他别样的人,我们仅要独善其身,还要当好一个“公民”,这个社会才能慢慢好起来

附智哥生活照一张,我特意挑了这张缝被子的,叫“里里外外一把手,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智宇晖山西人,南开大学博士学历,博士学位。海南工作。

南开大学文学院中国古代文学专业博士2013毕业,博士论文《L三晋文化与唐代文学》

辽宁 千朵莲花山 城市山林 静轩居 智喜国  搜集整理推介 2014.07.29.

 

  评论这张
 
阅读(32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