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智姓文化中心

原黯-荀首-智罃

 
 
 

日志

 
 
关于我

宗旨:交流、促进、传承、发展智姓文化。 智姓精神:孝亲敬祖,自强互助,崇文尚武,重教旺族。

网易考拉推荐

智氏文学:智家围子——我少年时代的乐园  

2014-03-29 14:55:05|  分类: 诗词歌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散文

智家围子——我少年时代的乐园

作者:智氏外孙女

来源  http://blog.sina.com.cn/s/blog_80d9e08f01018c13.html

智家围子:位于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泰来县——克力镇水上村

 

半个多世纪前,在黑龙江省的泰来县有一个山清水秀,稻香鱼肥的小村庄——智家围子,那是一个曾经让我魂牵梦绕的地方,也是我少年时代的乐园。

“智家围子”,是解放前延续下来的村名,因为这个村子以“智”姓为主而得名。“智”姓在当时是一个大家族,几代人在那里开荒种地,繁衍生息,逐渐富足起来。到解放前,“智”姓分支中很多有车马,有田地,有雇工,为此,土改定成分时,“智”姓家族中很多被定为地主或富农。我的姥姥家就是“智”姓中的一股,因为外祖父离世早,由大舅顶门立户,家里有几亩水田,自己耕种,够年吃年用,土改时定为富农成分。

解放后,它是泰来县四里五公社的一个生产大队,叫“水上大队”。我对它有记忆是从八九岁开始,每到寒暑假,经常有机会到大舅家去住些日子。那时的智家围子,是泰来县少数几个能利用自然水源种植水稻的地方,有水源就有鱼,所以吃大米饭、炖鱼是大舅家的家常便饭,这也是在当时最吸引我们的地方。

六十年代初的县城里,居民以粗粮为主,且供应量严重不足,油水少,吃不饱饭是家常事儿。当时我家子女多,生活困难,所以假期谁能到大舅家去吃大米饭简直成了一种待遇。因为我是姐弟中的老大,懂事了,也能帮着干活,所以这种机会常常落在我的头上。

如今,五十多年过去了,可少年时代智家围子留给我的记忆却清晰如初,许多美好的情景不亚于鲁迅笔下“闰土的月下捉猹和雪地捕鸟”。

夏天的智家围子,天蓝水绿,蛙声悦耳。走出村子,一眼望不到边的水田,阡陌交通,绿油油的稻苗像一幅幅撑开的锦缎,在微风的吹拂下,起伏荡漾,闪着粼粼的光。田里的青蛙,时而在水中鼓噪,时而跃上田埂,举目四望。在稻田里薅草的农民,起身弯腰中掩饰不住丰收的喜悦,擦一把汗水,甩一手泥巴,朴实和憨厚写在脸上。

那时的“智家围子”,自然水源充沛,村子四周被很多河流小溪围绕着,也有人工挖掘的水线。炎热的仲夏时,我曾和那里熟悉的伙伴们到小河里戏水,也曾跟着舅舅去水线摸鱼。只见他嘴里叼着一根柳树条,双手伸进齐腰深的水里,一会儿摸着一条鲶鱼,一会儿摸着一条鲫鱼,然后串在树条上。串满了,就递给跟在岸边的我。树条用没了,索性把摸到的鱼扔到岸上,看着那一条条活蹦乱跳的鱼,真是又紧张又兴奋。回到家,舅妈用大铁锅把鱼炖上,烧的是稻草,那火苗红里透蓝,噼啪炸响。伴着满屋的鱼香,大米饭也焖好了,揭开锅,油汪汪的米粒儿你拥我挤,招人喜欢。舅妈把饭从锅里盛出来,剩下那焦黄喷香的锅巴竟可以整张的从锅里戗下来,特别诱人!

    冬天的“智家围子”,静谧中伴随着忙碌,人们忙着到生产队脱谷积肥。那时的脱谷机是半自动的,分开米粒和稻壳的风车是手摇的。当把辛勤劳作一年的稻子分到家的时候,春节就要到了。这时,舅舅家最大的一件事就是杀年猪,大锅里已经烧好了开水,年猪也绑到了架板上,孩子们好奇的围着看着。舅舅身手麻利,一会儿功夫猪肉就抬进了屋。接下来是分割猪肉,再拿到外面冻上,冻好时把肉挂上蜡(用水浇成冰),然后在院子里挖一个浅坑,铺上一层雪,把一块块猪肉放进去,最上面盖上厚厚的雪,吃的时候再从雪里往出扒。那时的民风淳朴,肉冻在外面从来不丢。

    傍晚的时候,一锅喷香的杀猪菜做好了:酸菜、血肠、五花肉、大骨头。吃的人也不止自家,需请来老亲少友,摆上几桌,大碗喝酒,大块吃肉。主人的热情,来客的豪爽,六十年代简单朴实的餐桌文化令今天的人向往!

    忙完了冬天的事,闲下来,舅舅有时间去野外打点儿野味了。当时的生态环境原始,打野兔、野鸡、套猂子是件很容易的事。记得有一年,舅舅套回来一个很大的像鹿一样的东西,一问才知道是“猂大猂”,它的肉丝很粗,吃着还有点土味儿。

    时间飞快的过去了,六八年我下乡时的六三农场离智家围子不足十里地,再到舅舅家时,看到那里有了很大的变化。村子大了,人家多了,也改变了靠单一种地为生的模式,有了多种经营,可就是让人觉得不那么山清水秀了。

去年的十二月初,因为舅舅的长孙结婚,我又一次回到少年时代的乐园——智家围子。

    村子还是那个村子,可姥姥、舅舅、舅妈都已作古,接待我们的是舅舅家的表弟表妹们。

    聚到一起,让人想起了许多童年往事,这些半百左右的人竟兴奋得像孩子一样,不忘这片水土对我们的养育之恩!同时感叹岁月的风尘让这块山清水秀的土地干涸了所有的河流小溪,水稻还在种,但只能抽取地下水了!

虽然,昔日的“水上大队”失去了“水”的风采!但我还是对它情有独钟,难以忘怀!

 

                            作于2013113

  评论这张
 
阅读(22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