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智姓文化中心

原黯-荀首-智罃

 
 
 

日志

 
 
关于我

宗旨:交流、促进、传承、发展智姓文化。 智姓精神:孝亲敬祖,自强互助,崇文尚武,重教旺族。

网易考拉推荐

智丰年--谁来讲讲他的故事 撰文/徐惠峥  

2011-07-20 20:10:31|  分类: 家族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智丰年的故事 (一)

 

【谁来讲讲他的故事】

 

智丰年--谁来讲讲他的故事    撰文/徐惠峥 - 荀智宗族 - 荀智宗族

照片上这个老头,相信一定会有人认出他来!

他是咱们农场的场长 ,那年头兴叫革委会副主任。他给我的印象就是粗旷、朴实、没有官架子,就如同他的长相一样。又浓又黑的眉毛,满脸的络腮胡子,典型的东北大汉风格;黝黑的脸上布满沧桑的皱纹,常常是一身风尘仆仆的样子,说起话来爽朗,做起事来果断,平易近人,工业大队也有人喊他:智大胡子。

  工业大队也传说着不少关于他的趣闻:智主任调到永丰的头一天,一头就闯进工业队的车间里,看看这个车床,摸摸那个刨床。工人师傅一看不认识啊,也没人领着,还以为是哪里来办事的二劳改呢,差点儿把他轰出去。呵呵,后来才知道他竟是新调来的,分管工业的场长大人!微服私访,一杆子插到底。

  智主任说话大大咧咧,办事大刀阔斧,对咱知青也是很好的。工业队机修车间要进新设备,人也需要学习新技术,我们连的展力还有几个知青,就被派到鞍山去学习铣工--万能铣,这是这几个知青的幸运,这也是领导对咱们知青的培养,可惜,知青大批的返城,培养了又都走了,否则知青是农场当之无愧的主力……这是那个年代的无奈。

  张家正上学也是智主任帮了一个忙。那年在等招生录取通知书,通知书刚到场部,不想大祸从天而降:农场召开了一个运动会,家正报名投标枪,没想到他会投的那么远,超出了预设的距离,标枪颤颤巍巍直飞向竞赛的跑道,一下子扎到了那个准备400米接力的小姑娘的腿上……小姑娘倒下了,小腿腓骨粉碎性骨折。当场的人都被吓傻了,所以家正的录取通知书也因此被扣了。说句实在的话,田赛场地与竞赛场地是不可以放在一起的,这应该属于组织失误造成的事故,可是通知书还是被扣下了。当年知青的命运啊,往往就会因一个人的一句话而发生改变。后来智主任说了公道话:这事不是人家运动员的责任,还是把通知书给他吧,让他去报到吧。 

  由于有些故事不确切了,记不清了,所以在这里只是起个头。不知他是从哪里来,也不知后来他又去了哪里?很想念农场的老人,很期待荒友们继续我的故事。

2010-05-15   撰文/徐惠峥


          智丰年的故事  (二) 

 

黑河分局参加引嫩工程

 

1972年9月 黑龙江省北部引嫩工程(将嫩江水引入大庆油田)开工。省农场管理局黑河分局从所属各场抽调9000多人(全线平均人数9444人,会战时最高人数11000名),组成15个工程大队参加引嫩工程。于绵琪任指挥部党委书记、政委,王继祥、赵生昌任副政委,智丰年任指挥。工程师是王成友、田玉民、郑纯礼。先后承担了林甸、富裕、黑鱼泡三段工程,全长105公里。1974年8月完成任务,总土方量867万立方米,盈利90。万元。黑河分局完成的任务占省农场管理局总任务的2/3。工程质量好,受到总部表扬。

《北大荒全书大事记卷》(1972年)

 

智丰年的故事  (三)  
          

 河南上蔡县救灾

 

1975年8月河南省发生特大水灾,省农局组成救灾指挥部,开进河南省驻马店地区上蔡县,总指挥高大钧、副总指挥王方盛。兵团抽调机务人员前往该省支持,抗灾抢播。二师奉兵团命令,组织救灾队伍去河南。全师去270人,拖拉机60台,车辆20余台。嫩江分局派去41人,组成指挥部进驻合店公社。指挥房福忠、副指挥袁贵廷、王德明。11月份撤回齐齐哈尔。五十五团派出以金中元为队长的28名技术人员前往河南支援。绥化垦区抽调农场40名机务工人,16台中型拖拉机和全部配套农具到河南省上蔡县救灾,共完成4个公社的翻地任务。11月初,回到绥化。三师组织了人力前去支援,十八团组成4个连队,十九团2个连队,二十团组成3个连队,二十一团组成3个连队,其他各团也抽调了部份人力,带着农具,由马连相带队,经一个多月的时间完成了播种冬小麦的任务。黑河分局从所属各场抽调170多人,由黑河分局电力工程处主任智丰年带队,带农机具去河南上蔡县救灾,为1个公社10个大队播种了冬小麦。11月返回。同期,兵团一师160多人由一师副参谋长周杰三带队,带9台拖拉机、27台播种机到河南西平县为遭受水灾的3个公社播种冬小麦。

《兵团大事记》
 

智丰年的故事  (四)

 思 念----- 文/傅淑娟

今年是知青下乡黑龙江40周年。

我的弟弟傅国资就是黑龙江上海知青中的一员。我和弟弟同一年下乡,我是1969年1月下乡安徽省定远县,而弟弟是1969年3月8日离开上海去黑龙江省德都县永丰农场。

1971年4月19日弟弟傅国资在追捕敌特的过程中英勇牺牲。

同月我被上海知青办通知到上海与父亲一同赶赴黑龙江永丰农场与弟弟的遗体告别。在追悼会上我念了我写的悼词。

追悼会后我决定留在农场。同年5月我的人事关系从安徽转入永丰农场,成了永丰农场知青中的一员。同年9月11日弟弟被黑龙江省革命委员会民政局批准为烈士。1983年7月5日又被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批准为烈士。

从我弟弟傅国资1969年3月到1971年牺牲前,两年间没有探过一次亲。不是连队不给他假,而是他把探亲的机会一次次的让给了别人。那时大家都很小,都是第一次离开父母亲朋,很多人不适应独立生活,都很想家,所以探亲假要轮流。弟弟是连队的班长,负责100多职工的食堂工作,他的工作离不开,故把探亲的机会一次次的延后,直到把责任和思念永远的留给了自己和家人,让亲人之间长长的思念流成了河,这一流就是40年!

我的父亲因思儿积郁过度而成疾,于1989年4月20日作古。他是带着对儿深深的思痛离去的。听小弟说,父亲临终前嘱咐他,如有条件把国资的墓迁回浙江故乡。然而这些年我与另外两个弟弟一直忙于工作,加之路远迢迢,我又工作在重庆,就一直未有人提起这件事。唯一让我们伤怀的是冥冥中惊人的巧合:父亲的故去时间与弟弟的牺牲时间几近同月同日。20年的失儿之重,当他被举荐进工农兵讲师团,成了复旦大学政治系外聘讲师时才得以在“教育与成才”的主题报告中得到了抒发。

我们家中姐弟四人,国资排行老二,他是父亲心中最有希望的男儿。我们的母亲在我14岁、弟弟12岁的时候就去世了。望子成龙对于一个在厂技校当教师的父亲来说无疑是对未来的厚望。虽然弟弟下乡后一步一个脚印在很短的时间提升为连队的农工班长,没有辜负父亲的希望,但是最后的这一次永别,让我的父亲在悲痛和骄傲的陪伴下走完了最后的岁月。

而我40年来对弟弟的思念一直不曾离去,一切犹如昨日。记忆中的弟弟是个既有个性又很安静的人。喜欢看书,中度近视,较另两个弟弟个子高。讲话时常带点小幽默,喜欢运动。初中时是班上的体育委员,每年夏天到黄浦江游泳是他的最爱,也是家人最为他揪心的地方。因为勤于锻炼,小时候体弱的他慢慢变得强壮起来。他喜欢与人交流,很有人缘,经常邀请熟悉的人到家里做客,给他们讲他最喜欢的《水浒》故事,讲得有声有色,博得大家好评。平日里,只要邻居有求,他总是助人为乐,经常帮邻里做些琐事。比如扛米、搬煤之类。他爱干净,时常主动清扫楼下共用的客堂、走廊,邻里都很喜欢他。只是我们那时都太年轻,太粗心、太幼稚,谁也没有太注意对方,故而忽略了很多交流的机会。现在想来如果那时互相多一点关注,多给对方一点赞美,我们的青年时代将是多么的快乐啊!

弟弟牺牲的消息传到知青办、居委会、邻里时,谁都不相信这是真的。那些天家里络绎不绝,都来安慰身体欠佳的父亲,楼下的施家阿婆泣不成声地说:“这么好的孩子怎么就没了?”弟弟牺牲以后,一幕幕展现在我心灵深处的是人间处处有真情。如若不是上海知青办对弟弟的重视,我也不可能被通知陪同父亲前往农场与弟弟的遗体告别;如若不是居委会根据弟弟生前在里弄里的美好印象,也不会专程派居委会主任李运云阿姨随同我与父亲前往农场开追悼会。在农场短短的数日里,虽然深陷失去亲人的悲伤,但农场的领导尤其是场部的智丰年主任时时陪同在我们左右,体贴地安排了日程。特别是安排了连队的同事与我们讲国资生前的感人故事。浓浓的集体温暖包围着我与父亲,给我们留下了美好的记忆。当时连队有一个大家都叫她“十六岁”的女孩,给我们讲了这么一件事。说我的弟弟因为工作需要,经常要下连队征求大家意见。在与人谈话时,弟弟最爱说的一个词是:“对不?”故而大家后来亲昵地给他取了一个绰号叫“对不”,逗得我和父亲都含着眼泪笑了。但我们从中看到了弟弟在连队集体中的人际关系,看到了他们的无间,更看到了他们的快乐。

在弟弟的故事中,有他两年里多次资助经济困难的同事,多次为生病的同事端去热菜热汤平凡小事;有在天寒地冻的冬日里,为了改善连队的伙食,他与食堂的司务长每星期两次顶着零下四十几度的严寒赶着牛车到十里以外的县城采购,致使脸上多次冻伤,留下了褪不去的紫斑,我们在他的遗像中看到这些。

弟弟为人慷慨,对自己却十分简朴,从不乱花一分钱。在下乡的两年中,他没有为自己添置过一件衣裳,在我们整理他的遗物时,箱子里仅存有数十元,这让我和父亲甚是难过。下乡时配发的军大衣,完好如新,而棉衣的袖口和门襟已多处磨破,可见他工作的玩命。我留在连队以后,就是穿着我弟弟留下的棉衣积肥挑粪。瘦弱的身躯裹着一件硕大的棉衣,看起来有点滑稽,但那确实就是当时的我。上大学后,北京的冬天很冷,记得毕业前到北京郊区学农一个月,因为我是班里的宣传委员,要为连队出墙报,在零下二十几度的严冬里,我就是穿着弟弟的这件破棉衣爬到很高的梯子上,迎着凛冽的寒风出墙报。默默地感动过别人,也感动了自己。

最难忘的是在1000多人的追悼会上,耳畔传来的是许多人的抽泣声;入葬仪式上长长的队伍,往墓穴里填土的那种静默。那个时候,我被这一切深深的撼动着。当我融入弟弟的连队,对弟弟曾经的付出才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没有什么比一个人虽然走了,但他的精神却永远留下来更珍贵的了。他是在平凡的一日日的忙碌中,他曾经做出的一件件有利于他人的小事中,走进了他人的心里。

我无法忘却在下乡的两年里,他在给我的信里经常提到的话:“连队是一个大熔炉,连队需要我,工作着真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是啊,有什么比快乐更重要呢?快乐是人生的终极目标,我庆幸弟弟找到了她。

我一直想:一个给予别人快乐的人,他一定很快乐,因为快乐是互相的,是可以传递的,只有有能力帮助他人的人才一定是一个快乐的人。

如果弟弟没成为烈士,也许他是茫茫人海中一个极其平凡并平凡度过一生的人,然而,他的牺牲之所以能引起很多人的伤感和思念,是因为我们的社会中有许许多多这样平凡的把自己的才华、能力、智慧和快乐奉献给别人的人。人们在弟弟的平凡中看到了自己,这是极其可贵的,也是弟弟成为烈士的全部意义。

数十年来每当我走出困惑,便对弟弟当时的情怀多了一层新的认识和理解。他是在艰苦的环境和集体生活的磨练中,找到了人生的坐标;在自己的努力和集体的信任里,学会了为集体创造“乐”并与之同乐和感受“大乐”。他是无憾的,也是幸福的。

我一直想,一个满怀大乐的人应该是有着大爱和大勇的人。大爱里有善,大勇里有责任和忠诚,故而当他面对敌特,跳入冰河与之搏斗时,他实践了人生的大勇与忘我。当他把自己的大爱永远的留在了那片黑土地时,也把他美丽的年华留在了那段难忘的岁月与历史里,留在了曾与他共识的人心里。

每每想到他曾经那么努力、快乐、执着地追寻过人生的意义与价值,并在自信与自重中生活与工作,我的心便轻松了许多,思痛便释然了一些。

我感恩有这样一个把思想、快乐和勇气热烈地奉献给他深深爱着的生活和工作的这样一个弟弟,故而,我愿一生为此勤勉。

故人远行,唯有思念咫尺,寥寥数语略表情境。

2011-04-04 

辽宁 临溟 嘉禾村 静轩居 智熹虢 推介 2011 07 20

  评论这张
 
阅读(30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